受疫情影响 国际市场大米价格飙升至7年来最高水平


(图:纽约市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率最高的是拉美裔和非洲裔居民)

在大多数国家或地区,新冠病毒检测主要在专门的实验室和医疗机构中进行。最近几周,德国、加拿大、阿联酋和韩国等国家在医院以外开设了检测中心。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报道指出,韩国遍布全国的便捷检测点、24小时运作的实验室与总结自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的经验,或许是韩国的疫情能走向稳定的原因。

据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介绍,截至4月7日,瑞士全国重症监护病房共收治了643名新冠病毒感染重症患者,医院床位占用率尚未饱和。瑞士的防疫物资中,最为稀缺的是麻醉药和止痛药;联邦委员会透露,瑞士上述药品的储备尚能支持到4月底。目前,各家医院必须每周向联邦政府报告药品库存,由联邦确定分配比例。

核酸扩增检测更为常用,通常从上呼吸道收集包含粘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样本。这种方法虽然可靠,却比较耗时,检测过程最多需要3到4个小时,几天之内才能得出结果。

根据Worldmeter网站数据,截至4月6日,印尼每100万人中有36人次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与尼日利亚则分别为每100万人检测16人次、18人次与19人次。这四个国家的人口分别为2.64亿、1.05亿、1.65亿与1.91亿。

印尼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言人尤里安托(Achmad Yurianto)在接受《海峡时报》6日采访时说:“我们开展监测的依据不是人口规模,而是对阳性病例接触者及访问医院出现症状者的追踪情况。”

据《纽约时报》4月5日报道,各国政府官员都在使用“大规模检测”、“病例数”等相同的措辞,实际指代的情况却可能非常不同。各国的检测与通报方式存在很大的差异。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与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尼日利亚相比,印尼的GDP至少都是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三倍。《海峡时报》称,正因如此,印尼检测率之低令人震惊。另有印尼当地媒体指出,印尼卫生部公布的全国死亡病例数字与西爪哇省和雅加达特区政府的数字相抵触,令人质疑卫生部数据的透明度和可信度。

这些国家在通过开启检测工程“追赶”病例数后检测到了更多的病例,但此时已很难判断新增病例中有多少是疫情不断扩大的结果,有多少是扩大疫情监测的结果。截至当地时间4月8日8时,根据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最新数据,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共确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22789例,累计死亡705例。